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目錄

陳宜豁、史信毅、吳定鑑、林黛絲是台大辯論社的社員,有一天在吃飯的時候,他們要討論辯論會的題目

吳定鑑:你們覺得用生命的意義是什麼來當題目怎麼樣

陳宜豁:生命的意義這個問題如果拿來辦辯論比賽很適合,因為這個問題沒有答案

史信毅:不不不,不是這樣子的,我知道生命的意義是什麼,這個問題的答案對我來說很簡單,只是大部份人不願意接受這個答案而已。

吳定鑑:看起來你好像很有想法,想必辯論會辦這個題目就是會有很多人來參加

史信毅:不不不,要是找我來參加這個辯論會,我一定會一開始就認輸的

吳定鑑:所以到底你覺得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呢?

史信毅:榮耀神 以神為樂。簡單來說,就是培養良好的品格,活出上帝對你一生的計畫,並因為神在一切事上與自己同在而感到滿足。

簡單來講就是成為人應該有的樣子

人美好的德性,你要變成那個樣子

(要蒼天知道我不認輸)不要與神作對

雖然神很囉唆,但神是為了你好

吳定鑑:這是你一廂情願的看法啊

史信毅:就是這樣我才不太想跟你講啊,因為知道你一定會否定,但我就是這樣覺得啊!我的腦袋贏不過你們,但我就覺得我的答案是不會是錯的,所以我才說我會一開始就認輸。

吳定鑑:林黛絲你要不要說說看,你對於生命的意義有什麼看法

林黛絲:生命的意義,就是同化別人,以及避免被別人同化。像你看史信毅,你不要覺得他很愚蠢,他現在就是在使用不跟我們辯論的策略,來同化我們,而且他成功的避免了我們透過辯論同化他。

吳定鑑:你的觀點很有趣,不過,人不是理性的動物嗎,拒絕用理性來思考、論辯,那怎麼可能同化的了別人呢?

林黛絲:這你就不懂了,你看現在台灣很流行的,叫做演唱會的,一堆人搶著去,請問你,演唱會有什麼理性、思辯可言?在我看來,理性是情感的奴隸,人們使用理性,不過是要為情感服務而已,一旦理性沒有辦法為自己的情感服務時,那就大可將理性棄置一旁了,所以像史信毅,他相信基督教,就是基於自己的宗教情感,完全不是理性思考之後的抉擇,但他不但覺得自己找到了生命的意義,而且其他人怎麼努力運用理性,都沒辦法說服他,改變他的信仰。即使有些人可以說出自己信教的理由,但那往往是在他們情感的決定之後,理性為情感服務而提出的理由,很多「我為什麼相信」這類的書籍,都是一個人在信教以後才寫的,鮮少人是先寫完了「我為什麼相信」之後才信教的。

吳定鑑:我同意情感對人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可是像我們學哲學的人,就是懂得使用理性駕馭情感,所以傳教士要說服我們信教,就沒那麼容易了。我的意思是說,儘管情感對人很有影響力,但依然有少數人,可以超越情感的限制,用理性來過生活、探索生命的意義,我想要同化這些人,就非得靠理性不可了吧?

林黛絲:其實不然,他們依然是情感的奴隸,只不過他們把情感投注在「理性」上而已。這好像說,一般人到了一定年紀,就會有情人,進而結為人生伴侶,但有些人,因為長得醜或其他理由,沒有吸引力,找不到好的對象,於是就陷入一種情感上的痛苦,而為了要擺脫這種痛苦,他們就把情感從異性身上,轉移到理性身上,所以我們可以觀察到,歷史上大多數有名的哲學家都是單身的。另外像蘇格拉底說「如果娶到一位好太太,你會很幸福;如果娶到一位壞太太,你會變成一個哲學家。」由此可見,那些哲學家、靠理性過生活的人,都是因為在感情上受創,才導致他們放棄情感,轉而藉由理性追求生命的意義。我想,如果哪天你交了個基督徒女朋友,你就會改信基督教了,到時候你就不會說什麼「要同化我這種人,非得靠理性不可」了。

吳定鑑:你這假設不成立,所以後面怎麼講都對嘛!我也可以說,如果你交了個男朋友是個哲學家,那你以後就會說「我們應該讓理性引導我們的生活,只有用理性思辯才能找到生命的意義……」。

林黛絲:我同意你的說法可能是對的,不過即使你的說法成真,這豈不更是證明了我所講的,理性是情感的奴隸嗎?因為我是因為我的男朋友是哲學家,我才強調理性的重要,顯然的,男朋友比理性更為重要,所以追根究底,我還是情感的奴隸嘛。

吳定鑑:恩,被你這麼一說,好像真的情感比理性重要耶,我想,我們乾脆不辦辯論比賽,改辦個聯誼出遊,好增進大家交到異性朋友的機會。畢竟交女朋友似乎比用理性思考人生的意義更有意義。其實我最近也覺得,只有那些在人際關係失敗的人,才會高舉理性的重要。

林黛絲:本來就是啊,不瞞你說,我最近在網路上看到一篇文章,真的讓我深有同感,大家都知道蘇格拉底的婚姻生活有些問題,有一次蘇格拉底的太太發脾氣,把蘇格拉底大罵一頓之後,還餘怒未消,於是就提了一大桶水,澆在蘇格拉底頭上,蘇格拉底不但不生氣,還說「雷聲之後必有大雨」。大部分的人聽到這個故事,都對蘇格拉底的涵養讚不絕口,可是這位網友卻下了一個完全相反的評論「我倒是很同情蘇格拉底的老婆,其實當你對先生生氣,先生還一付無所謂時,就沒有了溝通管道,被吼吼,潑水,還到處去說這是自然現象,讓他老婆成為千古笑話,我覺得他嫁給這種男人,也真是很倒楣。蘇格拉底還自以是的覺得娶了壞老婆,才變成哲學家,一個人無法治家,如何能治國,所以他的理論就是空談。連自己的老婆都教不會了,還如何去教育別人。個人淺見:男人不要為自己治家的無能找理由,負起責任來。」另外還有個故事,就是一對夫妻去旅遊,結果太太莫名奇妙的批評飯店,先生覺得太太的批評很沒道理,一直幫飯店辯護,後來太太就生氣的要先生載她回家,不想繼續旅遊了。還好那個先生順從了他太太無理取鬧的要求,就真的載她回家,在路上他的太太總算開示他自己生氣的理由,說「不管我對或錯,都希望你盲目支持我。這才是愛。」

吳定鑑:原來是這樣子啊,怪不得我轉到哲學系之後,就跟我女朋友分手了。

陳宜豁:哈哈哈,林黛絲你真有一套,看樣子吳定鑑的確是情感的奴隸,不過只有像吳定鑑這種頭腦不清楚的人,才會中了你的圈套。你從剛剛開始聊天到現在所講的內容,其實都是根據你長期以來理性充分反省之後得到的論點─「人是情感的動物,愛是超越理性的」,你舉了很多例子作為證據,來支持這個論題,而且你看準了吳定鑑最近剛跟女朋友分手的這個弱點,所以最後吳定鑑就被你說服了。不過,在我看來,整個過程只是顯示了,你巧妙運用了你的理性,達到了同化吳定鑑的目的。我同意很多人被同化,並不是因為理性,而是因為情感,像吳定鑑就是可以為了女朋友放棄理性的人,我也承認很多哲學家都是在人際關係上失敗,所以才會高舉理性。但並不表示理性是那麼的沒有用,因為這些現象的充其量,只是說明了人在做生活抉擇、享受生活時可以不依靠理性,卻不等於人在判斷是非時,不依靠理性。舉例來說,一個人可以因為愛他的太太,所以當他太太堅持1+1=7的時候,他可以盲目支持她。但在這個非理性的過程中,他太太跟他,心理依然都知道,1+1=2才是對的。正因為他太太跟他都知道「什麼是對的」,所以他太太才能故意講錯謬的道理,來試探她先生是否會盲目支持她,並且也因為她先生知道什麼是對的,所以選擇放棄自己的知識,盲目支持他太太,才會成為愛的行為。倘若他先生真的頭腦有問題,以致於他太太說什麼,他都盲目支持,那這種盲目支持就不是愛了。倘若他太太真的頭腦有問題,不知道什麼是對的,那她也無法故意的無理取鬧來試探她先生,因為無理取鬧其實是一種高度理性的行為,必須要知道什麼是理,然後故意去違背,並且還要知道怎樣的無理取腦是安全的,不會真的讓自己或先生受傷,並且不至於讓先生跟自己離婚。因此,正確的來說,人既是情感的動物,也是理性的動物,這兩個部份是屬於不同的範疇。一個人不會因為情感的頑固,使他相信自己從摩天大樓跳下來不會死掉;一個人也無法基於理性的思考,使自己在父母過世時不會難過。因此,儘管一個人可以基於情感選擇去做某些事情,並認定那些事情是有意義的,卻不表示我們不能用理性檢驗分析,是什麼使得那些事情有意義。活出自己覺得有意義的生命,與探討為什麼這樣活是有意義的,這是兩件不同的事情。史信毅可以宣稱信仰基督教使他找到生命的意義,吳定鑑可以說交女朋友比思考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更重要,但這不表示我們不能思考辯論這些生活方式使他們感到有意義的原因是什麼。

林黛絲:為什麼做某件事情會讓人感到有意義,這個問題我早就想過了,答案其實很簡單,就是因為人是社會的動物,當你所處的群體以及你心目中的重要他人都覺得某件事情是有意義的,那件事情對你就也會是有意義的了。

吳定鑑:我個人是蠻同意你的看法啦,可是為什麼有些人會致力於賺錢,吝於把時間拿來陪伴身邊的親人或朋友呢?難道賺錢能使他們找到生命的意義嗎?

史信毅:這個問題很容易回答啊,因為人有原罪嘛,聖經早就說過,不信上帝的人,是死在罪惡過犯之中的,所以他們陷在對金錢瘋狂的追求當中,是很合理的。但人內心深處有個空缺,是只有上帝才能填滿的,不信上帝的人,找不到生命的意義,所以就一心以累積錢財為人生目標,想透過累積錢財找到生命的意義,其實越積財越空虛。那些透過賺錢尋找人生意義的人,他們其實得不到真正的幸福。

吳定鑑:你可以這樣相信,但就我的觀察,那些熱衷於賺錢的人,其實都過得蠻幸福快樂的。

陳宜豁:我同意有錢人可以過得很幸福快樂,或者說有錢人普遍比窮人來得幸福,但他們通常不是把賺錢當作生命的意義,只是把賺錢當作手段而已,若說他們真的是以賺錢為人生目的,那可能就不太準確了。根據馬斯洛的需求理論,他們賺了錢以後,可以確保自己的生理需求得到滿足,並且因為財富而有安全感,所以他們比較幸福。另外這也可能是一種對未來充滿盼望造成的效應,就是說先賺夠了錢之後,下半輩子可以結婚生子,跟朋友到處玩樂……等等,他們想到自己美好的下半輩子,自然就能在此時此刻為累積財富努力奮鬥,並且幹勁十足,這種幹勁往往會讓人覺得他們很幸福,某些宗教人士的心態其實也很類似,他們為了賺天上的財寶或者累積功德去做善事或者傳教,也是充滿幹勁,並且他們一心想到自己死後可以在天上好好享受一番,就會產生一種幸福感,這種活在對未來的美好幻想中的人,常常會認為自己找到了生命的意義,不過究竟未來美好的幻想是否會成真,就很難說了,我總覺得他們只是藉由幻想未來逃避面對「生命的意義是什麼」這個困難的問題。但不管怎麼說,賺錢或作善事,都只是他們的手段而非目的,後半輩子的享受,下輩子的享受,或者在天堂的享受,才是他們真正的目的,因此,嚴格來說,他們生命的意義是賺取未來的享受,而非賺錢。

林黛絲:關於這點,我倒是有個不同的看法,我同意很多人的確是把賺錢當手段,但我認為有少數人是真正以賺錢為人生目的或人生意義的人,對於這種覺得人生的意義就是賺錢的人,我以為他們是境界非常高超的。

吳定鑑:你是在說笑嗎?賺錢作為生命的意義,這大概是我們從小學就學到的一個關乎生命意義錯誤的答案,我以為只有少數封閉在教會的人,才會以為世人被魔鬼迷惑,都以賺錢為人生的目的。當今知名的有錢人巴菲特就說過「一個人的成功,不在於他擁有多少財富,而是有多少人愛他。」

林黛絲:我的確是在說笑,但哲學家不就是喜歡說些駭人聽聞的話嗎?

(陳宜豁史信毅吳定鑑都笑了)

林黛絲:好啦,我說正經的,我真的覺得生命的意義就是賺錢耶

陳宜豁:你是不是沒有人追妳,就想用賺錢來逃避。

林黛絲:不要亂講,我是深思熟慮過的,生命的意義是什麼,這是一個透過文字表達的問題,而文字始於人與人的互動,但還有另外一樣也是始於人與人互動的東西,就是金錢。因此,「生命的意義是什麼」這個問題,我以為可以跟「賺錢的意義是什麼」放在一起思考。問一件事情的意義是什麼,其實是在問「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因此,當一個人問「我活著的意義是什麼」,可以從兩個角度來回答,一是「他活著對社會有什麼貢獻?」,二是「他為什麼要活著?」。關於第一個問題,有很多答案,諸如活著生產糧食供社會食用,可以交配繁衍後代……等,對於一個正常的人,我們可以想到他有非常多的用處,所以他活著對社會是有意義的,這也是為什麼當一個高中生失戀想自殺時,我們會努力輔導他,因為高中生還很年輕,對社會可以有很多貢獻;但如果是一個重病的人,他活著對社會已經很難有什麼貢獻了,所以我們就覺得他可以安樂死。然而,對社會做出貢獻,是否構成了自己活下去的理由呢?在哲學角度來說,對社會做出貢獻當然是不構成自己活著充分的理由,畢竟如果每個人都只是為了他人而活,那麼就沒有真正所謂活著的意義可言。不過,每個人或多或少總有一些自己的願望,因此,為他人而活,就成了換取自己願望實現的籌碼,這也是金錢的意義所在。賺錢的意義,就是滿足他人的欲望。為什麼你能夠賺到的錢?你能賺到錢,表示其他人有慾望,而你滿足了其他人的欲望,其他人就付給你錢。即使在某些情況,這個付錢的動作可能比較隱藏,像是你陪一個人聊天,帶給他快樂,而他請你吃一頓飯,算是某種意義的付錢。但歸根究底,賺錢的意思,就是你使其他人的慾望得到滿足,帶給了其他人幸福。因此,一個人以賺錢為他人生的目的,就是以「使其他人獲得幸福」為人生的目的,畢竟他們不期望自己賺到錢以後,可以再用這些錢為自己換些什麼,他們單單的因為自己使其他人得到幸福為滿足,所以,換用比較高尚的詞彙來說,他們是對他人付出無條件的愛,以帶給他人幸福快樂為自己人生的目的。

陳宜豁:你拐了個彎,結果講的還是「生命的意義就是對人付出無條件的愛」嘛。

吳定鑑:我有個問題,照你這種講法,如果沒有人要你付出,那怎麼辦呢?

林黛絲:恩……我想,每個人應該都或多或少有些慾望吧,只要人們有慾望,就有我可以付出的空間。而且像每個人都有基本飲食需求嘛,你也知道現在非洲就有成千上萬人是吃不飽的,我想光是以幫助所有人可以衣食無缺,作為人生的目標,應該就可以撐到我死了!

史信毅:你是的確是可以把幫助人脫離苦難當作人生的目標,因為苦難是上帝對人犯罪的懲罰,只要有人不信耶穌,這個世界就不可能徹底脫離苦難的。而且不信耶穌的人是不可能對人付出無條件的愛,像你其實就是想要透過幫助人滿足自己被需要的欲望,根本不是真的無條件的愛非洲的人。

陳宜豁:也許林黛絲對人的愛的確是想要滿足自己被需要的慾望,但佛就不一樣了,佛就是因為自己徹底的斷除了一切慾望,所以能對眾生有真正的慈悲。很多人問生命的意義是什麼,都是因為自己的欲望沒有得到滿足所以問這個問題,因為人就是有慾望所以才會想投胎當人,那些覺得自己生命有意義的人,其實只是知道自己當人想要追求的欲望是什麼而已,但因為無常的緣故,當他們願望不能實現、美夢破碎時,就會感到痛苦,那時他們就會問「生命的意義是什麼?」。不過,你也不要羨慕那些事事如意的人,因為人最大的悲哀,不是願望未能實現,而是願望已經實現,當一個人什麼都有的時候,他內心會產生一種空虛,不知道自己該追求什麼,那時就很痛苦了。不過這種人距離真正的解脫,其實還有一段距離,因為他們已經習慣過實現自己慾望的生活了,所以要他們什麼都不追求,他們很難做到,因此,如果你常常有慾望不能實現,應該感到慶幸,這就是孔子所說的「困而知之」。

史信毅:陳宜豁我說不過你,但你別得意,小心你這樣妖言惑眾,上帝會從天上降火下來。

吳定鑑:有地震

陳宜豁:糟了,一定是外太空人登陸地球了

林黛絲:陳宜豁你趕快向上帝認罪啦,不要害死我們

吳定鑑:對啊,萬一你死後去西方極樂世界,上帝拿我們出氣怎麼辦?

陳宜豁:好啦,我認罪就是了,上帝啊,我知道我錯了,求你讓地震停下來

(地震更劇烈了)

林黛絲:你不是誠心的,這樣沒有用啦

(過了一會,地震停了)

陳宜豁:原來上帝收訊需要時間啊

吳定鑑:別扯了,地震會停,是自然現象

林黛絲:等等,史信毅怎麼不見了

陳宜豁:躲到桌子底下去了

吳定鑑:信上帝的人怎麼都這麼膽小啊

林黛絲:或許,健康的動物,都知道要躲避災難……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分享出去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至Facebook
火星人試驗創辦人 - 黃晨軒
火星人試驗創辦人 - 黃晨軒

火星計畫創辦人黃晨軒畢業於建國中學數理資優班,應屆申請上台灣大學物理、心理、哲學、資工四個科系,由於四個系所的第二階段考試內容跨度甚大,當時即被媒體採訪,封為建中怪咖。進入台大後修課遍及六院十五科系,研究所到美國田納西大學再次跨領域主修體育,斬獲全校足球冠軍與籃球三對三季軍的殊榮。

創辦人一直以來追求對宇宙及人類身心靈擁有究竟全面深刻的認識,立志做一個真正的哲學家、教育家、發明家、創新改革者,希望能推升人類文明到達前所未有的新高度。火星人試驗是一個尋找十項全能菁英的開始,期盼透過這樣的賽事可以召聚台灣乃至全球新生代中最文武雙全德才兼備的一群人,互相激發出改變世界的Big Idea。

Scroll to Top